You are here

幸福的燒賣便當


這一刻,科技發展又有什麼新發現?和【FIND科技報】一起在無遠弗界的資訊汪洋中遊走,盡情挖掘新知識! 閱讀幾米繪本,經歷心靈的旅行,再到生活的各種新嘗試,【幾米Spa電子報】將成為你最溫柔貼心的陪伴。


無法正常瀏覽圖片,請按這裡看說明   無法正常瀏覽內容,請按這裡線上閱讀
新聞  健康  財經  追星  NBA台灣  udn部落格  udnTV  讀書吧  



 


幸福講義 幸福的燒賣便當
加油

2018/03/12 第1086期
訂閱/退訂 | 看歷史報份
 



幸福的燒賣便當
文/森下典子;譯/羊恩媺
(圖/馬可孛羅文化出版提供)

我是橫濱人,所以從懂事開始,就已經在吃崎陽軒的燒賣便當了。旅行時當然不用說,不過連平常,我也經常買回家吃,所以迄今吃掉的便當數,大概已超過三百個了。

橫濱車站內的崎陽軒便當店裏,有穿著大紅旗袍的「燒賣小姐」店員。某次伊豆、箱根之旅,我在東海道線下行的月臺便當店,跟燒賣小姐說:「請給我燒賣便當和茶。」

此時此刻,我總會這麼說服自己:

今天可不能立刻吃掉喔。

我打算等電車來到大磯、二宮附近,眺望完車窗外恬靜的橘子園和相模灣後,再打開便當,體驗旅遊的心情。

然而,在我把手伸到燒賣小姐給我的手提袋底部的瞬間,飯的溫度立刻透過飯盒,傳到我手上,暖洋洋的。我在對坐的座位上坐下,把手提袋放在膝蓋上的時候,大腿立刻感到暖和,同時,燒賣的香味撲鼻而來。

我就是無法抗拒這種誘惑,馬上淪陷,在電車還沒完全離開橫濱車站的月臺,便已開始拆便當盒的綁繩了。打開便當盒蓋,「啪」地撕開免洗筷,我開始吃起便當來。直到現在,我都還不曾邊眺望橘子園和相模灣,邊吃便當過。

吃燒賣便當的時候,我總是會把拆掉的綁繩折成八折綁起來。接著,我會拆掉包裝紙,打開便當盒蓋。盒蓋內側大多都會黏著幾顆飯粒,所以我會用免洗筷,細心地將這些飯粒摳下來吃掉,再將乾淨的盒蓋和包裝紙折好,墊在便當盒下方。如此一來,用餐的時候就不會把狹窄的電車座位周圍弄髒了。這是我長年吃燒賣便當所自然養成的禮數。

燒賣便當的白飯真的很好吃。一粒一粒的飯粒發著光,就算冷了還是很美味。只見那白飯像茶園裏的田埂,一塊一塊的,每塊田埂上都撒有黑芝麻,正中央則塞著一個綠色的小梅子。

便當盒被分隔成「白飯區」和「配菜區」,但比重都不是常見的七比三或六比四。據我目測,便當盒的區隔比重應該是四點五比五點五。每次吃燒賣便當,我都不得不覺得這個便當盒的區隔比重,說明了崎陽軒的意志。

「本店的『燒賣便當』,裏面不只有燒賣,還裝了許多其他的配菜,希望客人能享受這些多彩多姿的味道。」

就是這種想法。

「但是,吃到好吃的配菜,人們就會想吃好吃的白飯。所以我們也希望客人能多吃我們引以為傲的白飯。」

還有這種想法。

兩個想法都不肯讓步,你爭我奪,「嗯……」地苦思到最後決定的,就是白飯和配菜隔開的這個微妙的位置吧。

在配菜區有限的空間裏,配菜的內容實在很豐富─光是主角燒賣,就有五個之多。崎陽軒的燒賣包有「干貝貝柱」,冷了也很好吃。接下來還有存在感不輸給主角的照燒鮪魚片、炸得酥脆芳香的炸雞塊一塊、魚板一片、味道煮得很透的骰子形竹筍、玉子燒、酸酸甜甜的杏仁一顆、小小的醬油瓶,芥末也少不了。

(說到醬油瓶,其實便是附在崎陽軒燒賣便當裏的「小葫」,從以前就很有名。一個一個葫蘆形狀的白色小陶罐上,畫著生氣的臉、笑臉、哭臉,至於會出現什麼臉,那就是打開便當盒蓋後的樂趣了。)

配菜區角落的三角形小區塊,還放有薑絲和佃煮昆布。

在僅一張明信片大小的配菜區中,有主角、第二主角,蒸、煮、炒、炸、煎的配菜也一應俱全,更有讓人在吃到一半時,改變心情用的名配角─醃菜和佃煮。

沒有吃不到的,也沒有濫竽充數的,而是從所有想讓客人吃的料理中去蕪存菁,但又五臟俱全的味覺箱庭(註)。

吃燒賣便當的時候,我會一邊估算配菜和白飯的量,一邊平均分配五個燒賣,小心地吃。

我先打開醬油瓶的蓋子,在燒賣上方滴滴答答地淋滿醬油,照燒鮪魚也一樣。接著,我會先吃一個主角燒賣,細細品味那亙久不變的美味和幸福。剩下的四個燒賣,我想留一個做為最後一口配菜,因此會把其中之一留到最後,其餘三個則在均等的時間間隔下,與其他配菜一起品嘗。如此一來,就會感覺幸福一直延續到最後,讓我心情愉快。

照燒鮪魚和炸雞都不輸給主角。吃一口配菜,配一口飯;再吃一口配菜,配一口飯……

這之間,我經常會「一點一點」地加入醃菜和佃煮助興。這可以防止中途敗興或者覺得無聊,便當的充實感也會持續到最後。

如果人生也是這樣,那就太棒了,我心想。換言之,或許我正試圖在燒賣便當盒中實現理想的人生也不一定。一開始就有很大的幸福,不同味道的幸福也在中途接二連三地出現。在這之間品嘗的白飯,則是平凡生活的深層美味……

一邊這麼想著,我一邊吃掉了特別留到最後的寶貴燒賣。配菜區剩下一顆甜點杏仁,它的酸甜讓我微微皺起了臉。接著,我嘎哩嘎哩地咀嚼留在白飯區的小梅子,讓嘴裏變清爽。燒賣便當真是用盡心計。

就這樣,在一粒米都不剩的空飯盒中,只留下一顆小梅子的子。我再次蓋上飯盒蓋,包起包裝紙,綁上繩子。聽見小梅子的子在包回原樣的空燒賣便當盒中「叩嘍叩嘍」的滾動聲時,我覺得自己的人生也完美無缺了。

註:箱庭,一種將傳統日式庭園模型濃縮在小而淺的箱子裏觀賞的工藝品,盛行於江戶時代後半期到明治年間。此指將味覺的精華濃縮在餐盒裏。

 


加油
文/趙文達
兒子讀小學時,害羞、內向。為了增加他與其他小朋友的互動,我為他報名參加了「小鷹」少棒隊。

球隊在周末常有比賽,雖然只是「小孩打球」,在美國,父母親把它視為孩子成長中的大事,經常全家出動,到場為小孩們鼓勵、打氣。

我記得,第一場比賽在小鎮球場舉行,是「小鷹」與「小獅」的對抗。那一天,日麗風和,觀眾席上坐滿了人。「小獅」先攻,他們攻勢凌厲,在第一局就搶下三分。「小鷹」在落後情形下,急想扳回劣勢。

在滿壘二出局的關鍵時候,輪到我的兒子打擊。看著他,我既興奮又緊張,因為我知道,他不是一名打擊好手。不出所料,他第一次揮棒落空,觀眾席的家長們大聲呼叫:「Derek, Good try. Derek, Good try.」(德瑞克:試得好。德瑞克:試得好)。聲音停下後,兒子調整一下位置,使勁揮出第二棒。結果,再度揮棒落空,他似乎有些挫折,我聽到觀眾席上,有人不斷叫喊:「Don’t give up. Don’t give up.」(不要放棄,不要放棄)。他準備第三次揮棒,我屏息以待,有一點擔心他將被三振。突然,聽到「噹」的一聲,他打到球了,雖然球的落點不遠,「Derek, Good job. Derek, Good job.」(德瑞克:打得好。德瑞克:打得好),「Run, run, run.」(跑,跑,跑)的加油聲不斷響起,我兒子努力向一壘跑去,但不幸在到壘前被封殺出局。「小鷹」錯失了一個反攻的機會,在一片惋惜聲中,「Good job. Good job.」(打得好,打得好)的加油聲,依然此起彼落。

這時,坐我旁邊的彼得突然問我:「你為何如此沈默?」我告訴他:「我擔心兒子的表現會影響隊上的得分,但你們的加油聲,讓我深受感動。」他轉身對我說:「其實,有一些事比輸贏更重要,他已經努力嘗試了,我們應該為他的表現感到驕傲。」

在兩小時的比賽中,觀眾席上「Good try」、「Don’t give up」、「Good job」的鼓勵、加油聲,一直沒有停過。最後,「小鷹」雖然以六比九落敗,但家長們卻不停稱讚、肯定孩子的表現。沒有人真正在乎輸贏,比賽在喜洋洋的氣氛中結束。

兒子,二十歲了。看著他長大,我相信,在「加油」聲中成長的孩子,更有一種「陽光、自信」的特質。

 



重掌生活與工作 讓你不過勞!
你覺得筋疲力盡、工作沒有成效、缺乏成就感,而且憤世嫉俗……,這些都是你覺得身心俱疲的典型跡象,快採取「自我負責的心態」,讓你重掌生活與工作、不過勞。

裝可愛、扮優雅 平價時尚讓你不傷荷包
新的一年想換新造型,不管是可愛風還是優雅格調,這二家都準備好聯名系列,讓消費者盡情搭配,而且實惠的價格,讓荷包不乾扁。

 

Copyright © 2007 講義雜誌. All rights reserved. 版權所有,禁止擅自轉貼節錄


  免費電子報 | 著作權聲明 | 隱私權聲明 | 聯絡我們
udnfamily : news | video | money | stars | health | reading | mobile | data | NBA TAIWAN | blog | shopping

Related posts